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千般算计却无chu可施只要她喜乐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    人久久分别之后,委屈与甜,埋怨与庆幸,后怕与羞涩,像是在心撒了一把海盐与糖。

    晶莹的糖砂与盐粒分明,雀跃的心像是被戳破后翻起汹涌气,盐与糖半是粘腻半是锋利,甜甜咸咸伴着涩意一起在心间。

    苏郁以为,这一刻的如海浪,汹涌而至的波涛漫里,再难有什么时候会比此刻更能叫她落泪了。

    可是,真的没有吗?

    裴厉早就将地三层来的路清净,本打算趁别墅里把她带来,却不想她错地自己送到前。

    裴厉这次行动用的是裴家自己的关系,军人裴厉的任务,早在他见到老金时就已经完成了。

    裴溯刻意在不明的局势里为他背书,就是在明晃晃地警告,以及提防。

    背书是给自己一母同胞的兄弟,至于警告与提防,当然是给日日夜夜觊觎苏郁的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,觊觎这词,裴溯敢给,裴厉却觉受之有愧。

    向来只有外来者才会觊觎,可这段不关系里,谁是外来者?

    如果说刚刚昏暗的廊里,苏郁异常的生理反应单纯是为了给自己动手争取机会,那此刻船甲板上,明晃晃的日光,苏郁苍白着一张脸蹙着眉的模样则不得不令他上心。

    “还好么?”轻轻拍着她的背,一边将她落在散了满发挽在手心,以防一缕发给此刻的小姑娘增加哪怕一分不适。

    海岸的腥气与空腹太久的后果是,苏郁几乎要将胃里的苦都要呕来。

    接过裴厉手中的温,苏郁皱着眉漱角的生理洇得尾都泛红。

    裴厉揽过她的腰,指腹蹭在她腰际,只虚虚揽着,一只手格在她的后腰与栏杆之间,圈握的力柔之又柔。

    纤薄的小腹柔平坦,与平时并无二致,怀里的小姑娘还在苦着一张小脸在他怀里撒,看起来对此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裴厉神如常,将手边的毯裹在女孩肩上,边吩咐船上的侍应准备清淡的粥。

    这是岛上专供生活用品运输的货船,布朗家族如今虽然因为查理斯而陷的境地,只是这最后一罂粟园腹地到底还是查理斯的地盘,少有人敢动。

    是以,检查的规矩仍然严格。

    两人从港登船时,罂粟园那边的火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,要关里,谁还能顾得上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老布朗的旧再如何费尽心思,也想不最后竟然是自家继承人将上一辈的心血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明晃晃的证据被送到前,任谁也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裴厉抱着怀里缩成兔一样的女孩走房间时,医生已经在等了。

    裴厉的手段与心计如何,但从当年喻从南夫妇去世、裴老爷整日缠绵病榻、裴云谏被迫离开权力中心时,少年裴厉能一个人撑起裴家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医生走后,裴厉耐心哄着床上尚且一无所知的小姑娘吃了半碗粥,直到她卸去满的重担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沉沉算计太多了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https://www.shibashuwu.net